拍拍蔶

老福特您别搞我成吗 cp杂食可逆

冬盾火丨C2:小火的告白

冬火车 这章没有队队


这里是weibo

评论里放了个链接...

今天早上上毛概的时候网不好,就到教室外面玩手机,刷到的第一条消息就是老爷子去世了……真的很难受,非常难受,把卡了一周的文修了修发出来...

【冬盾火】三次告白(一)

      ooc ooc 四倍ooc 原著向(?轻松向 

前期队单向暗恋冬注意 下一章冬火恋爱注意 迟钝冬注意


        史蒂夫想着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巴基一起回家了,像他们还在布鲁克林时那样。他的手指无意识地绞在了一起,泄露了主人烦躁不安的情绪。巴基下午准备去训练体能,他刚想跟过去就看见一团火从窗外飞进来:很好,他又又又一次被约翰尼抢了先。这家伙是新加入神盾的成员。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约翰尼和巴基一起去了训练馆,随后坐在办公室发了一下午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巴基在苏瑞和班纳博士的共同帮助下恢复得很好,半年前开始出任务了。一次,巴基和约翰尼一个小队,任务结束后史蒂夫发现这两个人突然变得无话不谈起来。老实说,最初史蒂夫并不介意,巴基虽然已摆脱了洗脑词,可多交一些朋友对他的好处不言而喻。然而后来巴基开始和约翰尼一起去酒吧,参加各种派对。巴基每次都会叫上史蒂夫,并不是客套性的邀约,而是真情实意的请他一起;然而史蒂夫去了两次就不去了,他受不了巴基和约翰尼举杯侃侃而谈而自己只能坐在一旁,这让他妒忌得发狂;看着姑娘们和这两个小伙子玩闹成一团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。     

       是的,史蒂夫喜欢巴基,非常之喜欢。虽然他发现得有些晚,虽然他在巴基面前亲吻过别的女孩,可他终于还是认清了自己的心意。他曾考虑过向巴基告白,但害怕这会给巴基带来困扰。任何时候,史蒂夫面对有关巴基的事情都会变得谨小慎微。更何况,他现在唯一的身份大概就是巴基“最好的朋友”了吧,他可不敢冒丢掉这个头衔的风险。     

    “Cap?还不走吗?”娜塔莎敲敲他房间的门进来。    

    “喔,我在等巴基。”     

    “巴恩斯已经和约翰尼走了诶。”   

     “什...什么?”史蒂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又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,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娜塔莎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娜塔莎唇角勾着一抹诡异的微笑,说:“还没有。抱歉史蒂夫,我不应该用巴恩斯跟你开玩笑。不过,我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让巴恩斯知道。”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好吧,娜特。我会找机会说的。下次请不要再骗我了。”史蒂夫并不奇怪娜塔莎会发现他的秘密,可保险起见他还是问了句:“你觉得其他人...你觉得巴基会知道吗?” 

       “人们轻易不会往这方面考虑,可一旦这么想,有些事情就很容易说得通了呢。”娜塔莎说,“加油,cap,我是你这个队的。”


  

       训练室。     

        约翰尼坐在一旁看着巴基做右臂的力量训练。和超级士兵不同,他自己是不需要过多的近身格斗训练的,可看着巴基训练真的是一种享受啊。这样的巴基...太辣了。约翰尼很讨女人喜欢,可他的上床对象中也不乏男性。然而两个月前和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亲吻后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巴基的身影。他没在意,可在男人为他做扩张时,他突然发了疯似的希望进入他的是巴基的金属手。他逃也似得离开了络腮胡,夹着半bo的yin茎匆匆忙忙地飞回公寓,在床上想着巴基自慰,居然很快就射了。   

        约翰尼从不介意和自己的同事上床,他会大方地邀请她们,被拒绝也没什么好尴尬的。但是巴基不一样。他知道巴基,曾经是九头蛇的武器;可解除了洗脑词的他却依然温柔、善良,积极地拯救着这个曾伤害过他的世界。这样好的巴基,值得所有人用心去对待;走肾不走心的一夜情没资格发生在巴基身上。约翰尼用两个月的时间打量自己的心。他过了大半个月的禁欲生活,每晚都想着巴基入睡;后来他又联系了一众曾经很喜欢的床伴,居然全都索然无味:该死的,他只他妈的想要巴基!他又觉得这样不妥,他该不会只想和巴基上床吧?

        不,不是这样的。巴基是这样的好,他曾是布鲁克林的阳光,现在穿过时光照在他约翰尼的身上。这是何等的幸运!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去指责巴基,即使政府早已解除对他的通缉,还是有傻币嚷嚷着审判冬兵。总而言之,约翰尼在昨晚大彻大悟:他爱上了巴基,巴基也不讨厌他,那他应该尽快向巴基表白。一方面,他想好好疼爱巴基,跟他说世间最滚烫的情话;另一方面,巴基那么辣,他也很想在床上被巴基疼爱一番,唔,粗暴些也没关系,不在床上的话,墙上也行。被他滚烫的东西钉住一定会爽得他妈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好了,约翰尼收回自己的思绪瞧着巴基。一组力量训练已经结束,巴基一边喝水一边看约翰尼,似乎在想他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巴基。”约翰尼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性感,“巴基,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。” 

       巴基逆着光向他走来,该死的好看——约翰尼一点儿也不介意在这来上一发,或者给巴基口一个:只要巴基愿意。只要巴基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小火?”巴基说。他都叫约翰尼小火的,这也难怪,毕竟巴基都一百多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巴...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操!万一他把巴基当暗恋对象,巴基只把他当孙子怎么办?!约翰尼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一身冷汗。不,等等,等一等,你的爷爷再怎么前卫都不会和你一起去酒吧喝酒泡妞的。然而他脑子里另一个小人不屑地说道:“是啊,但他可以在家里和你喝酒,还会给你夹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啦?你今天话很少诶。”巴基摸摸他的发顶,又用手指点点他的额头。靠,他的动作居然很他妈慈祥,比他生病时老妈给他盖被的样子慈祥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我今天过生日,巴基。”他随便扯了个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巴基的眉毛因为吃惊可爱地皱了起来,“我...我居然不知道!生日快乐约翰尼,我恐怕没有给你准备礼物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巴基。”约翰尼大度地摆摆手,又装作苦闷的样子,“但我好想和你出去喝酒啊,就你和我。不醉不归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”,巴基心里记得史蒂夫说要等他一起回家,“但我要告诉史蒂夫一声,不然他会担心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约翰尼还是决定今天告白,他始终觉得今天是他的lucky day。他冲巴基眨眨眼睛,“我们一会就出发好不好嘛,巴基哥哥。” 

       “注意点,小子,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的祖宗了!”巴基温柔地笑笑,出门去找史蒂夫了。约翰尼看着巴基把门关上,长出一口气,脱力地躺在地板上。他想着今晚一定跟巴基讲清楚:跟巴基这样的人扯谎时,你能听到你的良心在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巴基刚好看见娜塔莎从史蒂夫的办公室出来。

        “晚上好,娜塔莎。”

        “晚上好,巴基。”娜塔莎看上去心情不错。
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“嗨,巴基!你们的训练结束了?”史蒂夫正抱着手臂思索如何向巴基告白,看见巴基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,却在听见巴基的回答后无可避免地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呀,史蒂夫。”巴基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,“今天居然是约翰尼的生日诶!他平常人缘很好的样子,大家居然都不知道!”他站直了身体,嘴角微微往下撇了撇,弯出一个可爱的弧度,“小约翰尼在神盾可能没有表面上那么开心吧,作为他的朋友,我居然都没发现。不过我们今晚要一起出去喝酒呢。”他担忧地看了看史蒂夫,发现他面色有些阴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,没什么。只是一些麻烦的文件...我本来还想告诉你今天要加班呢。” 

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巴基又高兴了起来,“这样我就不算放你鸽子啦!”唔,这大概是21世纪的新词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见,史蒂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见,巴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TBC
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*小火不知道队队暗恋冬冬,全神盾应该只有寡姐一个人知道 

         *背景设定得乱七八糟…就不考虑妇联三和内战的部分情节啦

【冬盾火】一攻两受脑洞

    这么可可爱爱的脑洞为什么要pb鸭!

    如果tag有误请告诉我!

     「3p」这里是石墨

     微博图链

     

【锤基无差】ME BEFORE U(上)

护工锤x少爷基 清水 

Loki下身瘫痪 同名电影AU 不保证HE

ooc 真的很垃圾 被雷到请迅速点叉!


       辗转了半个城市,索尔才来到了劳菲森家的别墅。这家伙大得像一座城堡。靠,这年头谁住在城堡里?王子吗?索尔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对在门口等待他的黑发女士点头致意。索尔是一位男性护工,最近忙于找工作。听说这位劳菲森少爷下身瘫痪,脾气极差,虽然薪水丰厚可没有人愿意前去应聘。而索尔最近缺钱得紧,也就来看看了。

       “所以,你了解洛基少爷的具体情况了吗?具体的康复工作你无需担心,会有专业人士过来。你只要监督他每天吃点东西,按时吃药就可以了。”“好的,女士,我一定会照顾好您的丈夫的。”“丈夫?”海拉冲他挑挑眉,索尔觉得汗都顺着脊背下来了,这女人的气场怎么这么强大?“洛基是我弟弟。”索尔慌忙应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“现在我们去看看他吧。”海拉带他向房屋西侧走去。一层除了会客厅,全部是洛基少爷的活动场所,地板极为平坦光滑。一打开拉门,一个长相俊美的黑发青年操纵轮椅转了过来,他们四目相对。青年突然呲牙咧嘴地尖叫起来,索尔微微吓了一跳,可想来这应当是洛基少爷的测试,也就不动声色,冷静地看着他。海拉叹着气说,“好啦洛基,停下吧。”洛基又尖叫了一会儿才停了下来,对索尔说,“Hello,I am Loki.”他的声音极富磁性,还带着英国口音,像在吟唱诗篇一样。还真的像个小王子。索尔愣了愣才介绍了自己。

        总之,在这次颇有戏剧性的会面过后,索尔就正式成了劳菲森家的护工。洛基本来和姐姐海拉一起在家里的劳菲森公司工作,是一位极富眼光的实业家。平时还很爱运动,游泳、滑雪、赛车样样精通;哦,他还热爱魔术表演,得名“邪神”。可一场车祸将他禁锢在了轮椅上。与传言一样,洛基少爷脾气火爆,我行我素。他虽然下肢瘫痪,可舌头却灵巧得很,一有不如意就会对索尔冷嘲热讽。索尔其实也并非老好人,在街头打架时没人赢得了他。可面对洛基,他却不曾有什么脾气,每天变着法子的逗少爷开心。因为洛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绿色的眼睛弯弯的,即使那里面还带着些不加掩饰的嘲笑,也依然很好看。更何况“愚蠢的肌肉块子”,“可笑的蓝色眼睛”“枯草般的头发”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太过分的嘲讽。很多时候,索尔能数出洛基的每一个微笑;因为那太少见了。

        这会儿洛基不在,索尔给他收拾房间,又看到了桌子上的照片。他之前也瞥见过的,可洛基没有叫他仔细瞧的意思,他也就没看。可他其实是很好奇洛基的过往的,于是就拿了起来。漂亮的黑发青年赤着上身冲浪。“前年夏天,瓦坎达海岸。”洛基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。

        “对不起,我只是...”

         “你只是要看我的照片。心里想着,哦,这个人可真他*妈可怜。”

        “不,我...”

        “如果你还想八卦,其他的照片在抽屉里。”

         索尔有一点生气了。“你可以不这么混蛋吗,洛基?”

         “我混蛋?”洛基不怒反笑,“没有人要你在这。你随时可以滚蛋。”

        “抱歉,是海拉聘请的我,所以也只有她能解雇我!洛基少爷,我承认我初来这里只为赚钱,但我也真的很想好好照顾你啊!”

        “是吗。”洛基看了他一会,扶着轮椅离开。

        这天索尔的哥们儿史蒂夫过生日,他向海拉请了假。晚上却得到消息,“洛基因肺炎住院了。”他匆匆赶往医院,看着病床上沉睡的洛基。护工看见他来就离开了,索尔走到床边半跪着,手指扣着洛基纤瘦的手腕,感受着他脉搏的跳动。他已得知洛基并无大碍,但是...他感到后怕。他早已无法想象没有洛基的生活了。那天他们一群人聊天时他又提到了洛基,有人说:“拜托,你该不会是爱上劳菲森了吧?”时,他才恍恍惚惚地想清楚了自己的心意。

        洛基很快出院了。晚上索尔走进房间时,洛基正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,他的手臂上还插着针管。“嗨,感觉怎么样?”索尔问。但他看见洛基皱了皱眉头,于是摆摆手说,“好吧,我不说废话了请你好好休...”“帮我调一下枕头。”洛基说,他声音很低。索尔按照洛基的指挥扶起他的头,他的手指略过洛基的脖子。上帝,他上回这样触碰一个人时,下一秒可就亲上去了呢。“好多了,谢谢。”洛基说,“索尔,给我讲讲让你开心的事。”

        唔,洛基愿意和自己聊天了,这可真叫人意外!索尔搜肠刮肚地讲了点小时候的蠢事。他觉得洛基今晚格外温柔。“我很害怕蛇。有一次我和弟弟抢棒棒糖吃,他夺不过我,就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条绿色的塑料小蛇扔到我身上,老天!八岁的我都要被吓哭了!”洛基哈哈大笑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。笑了一会儿,他说:“我其实也会变魔术呢。”索尔心里一紧,笨拙地变换着话题,洛基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答应着。后来他说自己乏了,叫索尔离开。索尔走出门,将脸靠在门板上,“洛基,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啊。”

        八点钟的时候,海拉给索尔打电话,说他今天可以不用来了。可是索尔已经到别墅门口了,于是就决定进去看看。海拉见到索尔,也不很惊讶,只说洛基的前男友和另一个朋友来看他了。索尔恍惚了几秒,没想到洛基少爷...喜欢男人啊。

        索尔进了门,瞧见两个高大男人无措地站在洛基的房间里,洛基背对他们,看着窗外。“洛基,很抱歉我之前一直没有来看你。”洛基哼了一声,没有理他。“公司一直很忙...”“对的,非常忙。你还记得海姆达尔吗?”“喔,他真的是...”这两个男人一唱一和,话语倒也诙谐,不知是否是事先排练好的。但洛基一直没有应。“T,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洛基了”其中一个男人首先离开,“多保重,我的朋友。”另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走近洛基,犹豫了一会拍拍他的肩说“洛基,你不要轻易放弃....要相信...我是真的希望你好起来。”洛基冷笑着将他的手挥开,“老子的手还没有瘫痪——别他妈碰我。”索尔大步走了过去,“先生,我恐怕洛基少爷要休息了。”男人也不再争辩,一边穿外套一边低声对索尔讲话,又像在劝告自己:“有些人,你想要帮他,可也要他配合才可以啊。”

        或许洛基的男友没有听上去那么混蛋:抛弃出了车祸的未婚夫,还和他的哥们儿在一起,也许他是有他妈的苦衷的。可索尔看不惯他假惺惺的德行,低头送两个男人出门——像个管家,劳菲森家的管家。金发男人执意要和索尔握手:“谢谢你,先生。洛基做的选择,或许对他是一种解脱,但对我来说太痛苦了,太他妈痛苦了....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....还有最后四个月,奥丁森先生,请您务必照看好他!”男人几乎要流泪了,他吸了吸鼻子,脱力地靠在另一个男人肩头。

      “什...什么?”

      “我猜您还不知道吧。”棕发男人说:“洛基选择了...安乐死,去瑞士,你知道的;但他曾答应海拉再多活六个月。作为他的朋友,我是理解他的...但是从情感上,唉...”

        访客乘车离开,索尔僵硬地站在原地。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也无法理解洛基的选择。他的上半身没什么问题,比起他之前护理的那些全身瘫痪的病人好得多;头脑清醒,智力正常,却执意赴死?!索尔大口地呼吸着空气,却感觉空气在灼烧着自己的肺部。他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,这令他猝不及防,不得不扶住旁边的树才勉强站好。他已不记得上次哭泣是什么时候了。他经历过太多看护病人的离去,这令他的心麻木,或者说衰老,或者说,不再年轻了;他仿佛活了1500岁。可这一刻,他却像一个孩童——他不接受洛基选择死亡,但他没有任何权利反对。他感到无助和迷茫。他愿意用一切来换洛基幸福,可如果他的灵魂一直被禁锢在这幅躯壳里,他还会幸福吗?这真的是洛基希望的吗?他...可以改变什么吗?



TBC



冬盾丨我喜欢的人是我哥哥的pao友(七)



懒癌如我也终于用上🔗了~



这里是石墨

6k肉 不好吃 有霜铁cp提及 请注意避雷~

冬盾丨我喜欢的人是我哥哥的pao友(六)

    这章已经清水到令人发指了,如果老福特你再pb我,我就...我就删掉重发🌚

    ?为什么鲤鱼太太写的脑洞就那么撩,我写得就像流水账呢。下一章就完结啦 有可能出番外~总之就是自娱自乐嘛,嘻嘻。



       然而Steve没能换成课表。辅导员菲尔科尔森追着他问个不停,询问Barnes教授上课有什么问题,直到Steve指出他只是不想在周一早上上课他才罢休。

       他总是躲着James,虽然后者也没什么要找他的意思;反正在学校,学生想躲开老师的方法数不胜数。这一天的课上,James提问了他。他低着头回答了,James说,“希望下次回答问题时你可以看着我的眼睛,Rogers.”“sorry,sir.”Steve道了歉,可依然没有看James。


       下课时James突然要求Steve留下来。其他学生都已经走了,Steve紧张地站在讲台旁看着James将教案收进背包,关闭电脑。他将背包拎起来,却又突然扔回讲台上,发出一声响,宽阔的阶梯教室几乎传来回音。Steve被吓得后退了一大步,James居高临下地看着Steve,上前坐在讲台桌的桌角上,再张口时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,“你就这么害怕我吗?”Steve平视着James,目光刚好聚焦在James的脖子上,“我没有害怕您,先生。”James放软了语气,说:“我跟Johnny谈过wěn痕的事情了。你很介意这个,不是吗?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Steve?你在想什么?Please tell me.please.”


       Steve猜自己一定像小姑娘一样红了脸。他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James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“你不想我和你哥哥上床吗?那我今天跟他讲..”“不用!你们继,继续!我,我不是...你,你也不是...”Steve提高声音打断。他开口太突然了,险些把自己呛到。

“我不是什么?”

“你..你不是这样的人,而且我根本就...”

“你又想说你不在意是不是?”James皱着眉打断他。

“我是不在意啊”(他的嘴.唇可真好看)

“那随便你吧,Rogers。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自己清楚。”James转身走了。(他的后脑勺可真好看)

Steve站在原地看着James走远,他的手无意识地fu摸着被James坐过的桌角。“我是很在意呢。”他轻轻地说.



       Steve平常住在神盾的学生宿舍,偶尔去找Johnny时才回家。这天Steve来找Johnny,却发现James也在。只见他坐在沙发上边抽烟边看电视,浑身只穿着一条短裤,细长匀称的小腿搭在茶几上。他扭头看见Steve,叼着烟从地上扒拉了条裤子套上,Steve认出是Johnny的。“宝贝,帮我拿件衣服。”他对Johnny说。Johnny应了一声,从楼梯上捡了件T恤扔给他,跟Steve打了个招呼就先上楼洗澡了。James又穿上上衣。


      Steve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就在门口站着。“怎么着,不抽烟?”James终于看向Steve了,准备随手把烟灭掉。“抽啊,怎么不抽?”Steve劈手夺过James手里的烟屁:)股猛地吸了一口,又一次被呛到了。James噗嗤一下笑了出来。他笑起来真好看,居然还有两颗小虎牙。他笑眯眯地拍了下长沙发旁边的位置,示意Steve坐过来。Steve本不想来的,可他笑起来太他.妈好看了,叫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。James就着Steve的手又抽了口烟,然后把它拿过来灭掉,拍着Steve的背给他顺气。等他呼吸平稳后也没有拿走手臂,就顺势搭在Steve身后的沙发靠背上。


       Steve坐得笔直,两条腿紧紧并着,目光专注地盯着电视,手放在膝盖上,就像他.妈一个上世纪的老淑女。他又在紧张。James的笑容渐渐敛去,懒懒地把胳膊收了回来,“我他妈碰你一下你紧张个屁啊,还能强¥jian你是怎么着?”Steve一下怔住了,慢慢回头瞧James。James也觉得这话实在不妥,一边道歉一边想站起来离开。


      这时候Johnny蹦蹦跳跳地下楼了,头发上还挂着些没擦干净的水珠。“James,我弟今天来给我做晚饭了,你也一起吃啊~”James站起来说不用了不用了,Johnny却一下子蹦到他怀里亲他的脸蛋,两人一起笑着倒在沙发上。Johnny摸着James的胸口跟他撒娇,留下来嘛留下来嘛,James也就答应了,摸摸Johnny的头发叫他再好好吹一吹,不然会头疼。又说他不好意思坐在那里等,可以去给Steve打打下手。


       厨房里,Steve在锅里煮了水准备加菜,James在旁边拐角的案板上切肉。Steve拿调料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了James,一边道歉一边下意识地往后面躲.James扔下刀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往前拽,低吼道:“操你,Steve Rogers,想他.妈被烫死是吧?!”James之前虽然也讲过脏话,但语气总归还算平静,现在却气场全开,凶得Steve一句话都不敢说。其实刚才Johnny坐在James腿上亲他的时候,Steve心里就酸酸的,这会儿又被吼了两句,更是委屈得不行,眼泪居然吧哒吧哒掉了下来。


        Steve一把挣开James的手,低着头用手背抹眼泪,也不管James了,转身接着调汤。James张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,洗了手准备打鸡蛋,却看见Steve围裙后面的绑带松了,于是走过去给他系好。James盯着Steve的后颈瞧了半天,忍不住吹了口气,上面小小的汗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暴露在外的后颈也变成了淡粉色。James又轻轻吻了一下,Steve这下连耳朵尖都红了,本能地想躲开,可前面是锅,后面就是James,他又能躲到哪里去呢。


      James搂着Steve的腰,伸长手臂关了火,把他带到洗手台旁,将人转了个身面对自己。Steve这会儿才想起来哥哥,一叠声的说JohnnyJohnny,Johnny还在外面。James轻轻地笑,那如果他不在呢?你会想让我做什么?Steve睁大眼睛摇头说,“你不会想跟我..那个的,我一点都不...”“不性//感吗?Stevie,你辣透了。”James在Steve的耳边用气音说,“你看,你也想要我的。你要是再不推开我,我就要亲到你了。”Steve是想推开他的,可James的声音那么好听,他的手臂那样有力,他真的舍不得他。于是他闭上眼睛,手悄悄拽着James的T恤下摆,想离他更近些。


     于是他又得到了James的吻。这是James给他的吻,给Steve Rogers的吻。

一个脑洞 希望没有撞梗

冬盾丨我喜欢的人是我哥哥的pao友(一)

这里是微博

之前那条懒得编辑了

石墨点下面👇🏻

http://石墨文档

希望阅读感受能好一些


冬盾丨我喜欢的人是我哥哥的pao友(四)

  老师冬x学生盾

脑洞来自鲤鱼太太~ooc属于我

我已经把一小段车写好啦 哇 好久没这么顺了 不过除非搞梦境什么的 不然车只会在完结章出现~

本章Natasha作为冬冬前女友出没!虽然在本文寡姐只是全程助攻,but洁癖请注意避雷~想我第一次写文的时候全程把Nat拼错,丢死个人了(大哭)


James一边在心里痛骂着Fury一边把跑车停好。连Pierce都知道他周日晚上会有夜生活,神盾大学却把他的俄语课排在周一第一节。配合着Fury递给他课程表时一脸猥 琐的笑容,James有理由怀疑这个光头是故意为之。


James登上讲台。这是一个36人的行政班,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,现在来了大概二十人。James觉得这要归功于“交叉骨”Brock Rumlow,没有学生敢逃他的课。Rumlow这学期外出调研了,如果学生们没有仔细查阅官网应该还不知道老师的更换。总之James简单说明了情况就开始点名。


“Peter Parker”

第一排一个棕发男孩举了手。他看上去也就十四、五岁,一直和邻座的女生交头接耳。


“Steve Rogers?”James冷汗直冒,该不会是他炮友的倒霉弟弟吧!还真是。第一排的角落里抬起一颗金色的脑袋。“在这里,先生。”


“...”James一度怀疑Loki难道真的有这么神通广大,知晓了一切然后下套来整他。他心情复杂地点完了名字,开始上课。


俄语课并不有趣,可学生们似乎情绪高涨,尤其是女孩子们。下课后James被同学们围住,当他终于回答完最后一位学生的问题时,Steve早已不知所踪。


Steve是第一个进教室的。他习惯于坐在第一排中间,但今天他坐在了角落里。教学网上写着教师变动,James Buchanan Barnes是他这学期俄语语言与写作的教授。他不确定这个Barnes教授是不是他哥哥的炮友,虽然同名,但那男人身上可没有当教授的书生气。


然而生活就是这样富有戏剧性。拥有灰绿色眼睛的教授踏上讲台时,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。他今天穿的比较正式,美妙的胸肌腹肌藏在笔挺的西装外套下。这男人就是矛盾的结合体。他明明极具攻击性,可咬字时却带着一丝甜蜜的软糯。当他点到自己名字时,Steve拼命深呼吸才没有当场硬起来。他不得不在脑海里反复勾勒室友Sam Wilson的身影,回忆好友ThorOdinson爽朗的笑声。他自觉脸没有那么红了。


Steve一直相信自己是直男。在上一周,他把自己不时飘向James的思绪归罪于他夺走了自己的初吻。这段经历太奇怪了,他需要时间消化。再次见到James,他本不平静的心又泛起了涟漪。他感到委屈,James没权利一次次大摇大摆的闯进他的生活,扰乱他的心绪后毫不留情的离开。他尝试听课。可他太害怕了,他不敢与那双漂亮的灰绿色眼睛对视。他尝过那双嘴唇的滋味,他想着,而这个教室里任何一个蠢蠢欲动的女生都没有触碰过。


下课时他犹豫着要不要和教授打一个招呼,可他一瞬间就被学生们围住了。于是Steve逃开了。


他在学校里乱转,走到了一条小路上。在春天花团锦簇之时,这里是有名的“情人谷”,而现在秋风萧索,没有什么人。他听见后面有脚步声,于是侧身让路。


“Hey,Steve!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哦,又是James。他旁边站着一个娇小的红头发女人,Natasha Romanoff,俄语翻译课教授。Steve注意到James的领带消失了,白衬衫领口的扣子也是解开的,脖子上有一枚吻痕。Steve的心在下沉。他不记得他们之间的交流了,Steve的灵魂飘在空中,冷眼看着他的躯壳向James扯出的那个难看笑容。